懒人听书“创声工厂”小说剧配音大赛2017年第三期火热开启啦!

本期试音书籍是著名作家君子以泽的《画仙》,四年等待的精雕细琢古风巨作。

即日起参加试音活动,用你独特的声音为我们“画”出一个自炎黄仙界至大唐盛世,跨越五千年、令人潸然泪下的爱情故事 。通过审核者,即可直接与懒人听书签约,成为“创声工厂”小说剧《画仙》的一员,参与精品书籍录制!

 

活动时间

2017年9月11日-2017年9月25日

 

作品录制及提交要求

一、音频内容

A、从下面的试音内容中任选一幕试音,时长3-10分钟以内,根据情景背景自由想像发挥,风格不限!所有参赛作品必须在一开始介绍自己是谁,本次饰演的角色是谁。

例如:大家好,我是XXX,我为羲岚配音……

B、每位参赛者每个角色仅限提交一个样音,样音文件要求为MP3格式。所有样音仅限在懒人听书平台内使用,参赛者需有小说剧配音经验,需有专业的录音设备及良好的录制环境(注:手机等非专业设备录制的作品不接收)。

 

二、样音提交

A、提交的邮件和样音文件标题统一命名为:样音——《画仙》+角色名+播音艺名

B、样音及播音个人信息(包括艺名、真实姓名、电话、QQ)请提交到邮箱csgc711@lazyaudio.com

C、试音成功播音懒人听书工作人员将会在试音结束后与你联系,确定签约事宜(包括录制费用、录制时间等具体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期参与海选的书籍

《画仙》(作者:君子以泽)

内容简介:这是一个美仙妻忍受不了仙尊丈夫移情小妾毅然决定抛弃他却不小心再度被缠上的悲壮反抗史……

君子以泽继《奈何》《月都花落 沧海花开》之后全新作品,古风爱好者不可不读的经典。

碧落华缘,千年画仙。当美貌多情的诗画圣手“北落仙子”羲岚,邂逅仙之极位者 “太微仙尊”逸疏,当河东裴氏鬼才少女邂逅大唐权臣邢少师,自炎黄仙界至大唐盛世,跨越四千七百零八年,“画”出一段令你潸然泪下的爱情故事。

 

人物形象

羲岚

诗画圣手北落仙子,太微仙尊逸疏之妻,美貌多情,深爱丈夫,因误会丈夫移情小妾,同时为了保全丈夫子嗣,心死之下舍仙元投身红莲火海,后转世为河东裴氏鬼才少女裴羲岚,与大唐权臣邢少师相知相恋。

 

逸疏

太微仙尊,娶妻北落仙子羲岚,紫衫白袍,素来性冷寡言,不怒自威。在羲岚投火自尽后下凡,化身大唐一品权臣刑逸疏,开启追妻之旅。

 

花子箫

天界仙人,羲岚好友,后因爱上魔族女子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郭子仪

左卫长史,少年武将,裴羲岚国子监的同班同学

 

裴耀卿

大唐尚书右仆射,裴羲岚叔父。

 

李隆基

大唐皇帝,孤鸾真君转世。

 

李白(声线:0.7  豪迈洒脱不羁 )

大唐诗仙,羲岚父亲的偶像。

 

杨玉环

羲岚表姐,李隆基宠妃。

 

阿妮蛮

羲岚在灯会救下的胡姬,汉语不标准,后成为羲岚侍女。

 

试音内容

第一幕

羲岚:(独白)你相信吗?当年新婚之时,我曾为一丁点儿不顺,矫情地对他说,我觉得自己一无所有,活不下去了,死了算啦。他皱眉道,别胡闹,你还有夫君,我挺羡慕你,因为我没有夫君。我破涕为笑,顿时觉得天地也变成了明灿灿的。

你相信这个故事吗?我爱一个人,爱了三千六百四十三年。因为得到他的爱,我曾认定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姑娘,任何人都不能跟我比。就是如此任性,就是如此自信。

那年情至深处,我曾对天发誓,要与他白首偕老,共度此生。他小心翼翼地把我搂在怀里说,不仅此生,要生生世世。

他说的每一个字,我都无条件地相信。他说会生生世世爱我,永远陪在我的身边,他不会走,也不会变的。

真是有些遗憾。后来他变了。

 

第二幕

(裴耀卿将裴羲岚从洛阳带进长安大明宫。)

羲岚(捶腿):大明宫确实很大。

裴耀卿道:岚儿,你可知道我今日要带你进宫来?

裴羲岚(严肃):若是耶耶让我进宫,好猜,定是催我找个宫内的王孙公子嫁了。但岚儿知道叔叔有明月入怀之气,不拘泥于儿女小事,因而叔叔之意,当真难猜。

裴耀卿(笑道):废了那么多口舌,还是怕我跟你父亲联合起来游说你。

裴羲岚:岚儿愚笨,又听不懂了。

裴耀卿(捻须道):你可不愚笨。我正想说,陛下看了你写的文章,说你智如子房,辩如贾谊,即便是小娘子……侄女可有兴趣当个幕僚?

裴羲岚(在马背上朝裴耀卿深深鞠了个躬):叔叔阔气。叔叔敞亮。那侄女便静候佳音,盼待罪辇毂下啦。

 

(羲岚单挑郭子仪)

羲岚:我们单挑一次,你若赢过我,我甘心当个小人。但你若输了,也要心甘情愿承认你是个乌龟王八蛋。

郭子仪(目不斜视地往前走):抱歉,我不和女子动武。

羲岚(微笑道):这么说,你还是怕了我?

郭子仪:我说了,不和女子动武。我一根手指便可扳倒你,这样胜负已分的挑战有意思么?换个方法。

羲岚:想不到你还是个君子。钳制住我双手,便算你赢。你若再怕,明天整个长安的人都会知晓,郭子仪一猛将,败给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娘子。

郭子仪:罢了。何时开始?

羲岚:即刻。

(郭子仪正欲动手)羲岚:等等。如你所说,你一根手指便可扳倒我,你该让着我点是么。

郭子仪:你想我怎么让?

羲岚:盯着我的眼睛,退五步。

羲岚:如此甚好。你站好,待我先出手。说好让我先出手哦。

郭子仪(屏住呼吸,不自然):你动手便是。快点动手。

羲岚:好啊,你说,我是先出左手,还是先出右手?(抓住郭子仪的蹀躞带)子仪,你可是光明磊落的大丈夫呀,这问题还是得问你。

郭子仪(脸红):胡说什么。你,你退一些。

羲岚:要我退可以,但现在我要给子仪猜一个难题,你得赶紧回答:你身后有没有池塘?

(郭子仪扭头去看,羲岚一推跌落在水中,不出多时便浮上水面)

羲岚:这天下能一根手指扳倒我的人多了去,但那要在我允许的情况下。

羲岚(一脸笑意):听闻你很想沙场立功,但陛下不怎么愿意重用你。陛下可做得真好啊。为将者有勇不如有智,有智不如有学。换了是我,我也不会重用有勇无谋的乌龟王八蛋。

 

羲岚:邢少师,你快过来,我看见了……

刑逸疏(笑道):上元节也能静心赏月,裴娘子真是诗情画意。

羲岚:我是孤身一人,来赏月还不正常。敢是邢少师,撞上了今夜这等好事,跑来后院做什么?

刑逸疏:还想请教裴娘子,‘这等好事’何解?

羲岚:胡姬若拟邀君宿,挂却金鞭系骢马,还不算多少郎君梦寐以求的好事么。

邢逸疏(笑道):真不敢相信,这话能出自一个姑娘之口。

羲岚(耳根发热):这是长安酒肆的习俗,不过跟你说个笑,你不乐意便算了。

刑逸疏:我不觉得与一个陌生女子共赴巫山是什么光彩之事。一个豆蔻年华的小娘子拿此事说笑,亦不是什么稳重之事。

羲岚(良久才道):我不是豆蔻年华。你既能招惹那胡姬,何故又怕人说,这样反倒整得像是我的错。

刑逸疏:失敬。容我改口,金钗之年的小娘子。

羲岚:……我也不是十二岁。

刑逸疏:失敬。小娘子原是幼学之年。

羲岚:你见过长这么高的十岁孩童么……我们能否不聊岁数,不是在谈论你的事么。

刑逸疏:也是。那小娘子在同龄孩童里,可是最高的?

羲岚:……

 

阿妮蛮:就让我跟了您吧,我不但会跳舞,还会洗衣、做饭、打扫庭院,以后您哪怕在家里,也可以吃到地道的胡食!

羲岚:不必。

阿妮蛮:我跳舞很好看的,现在跳一支舞给你看!

羲岚:不必。

阿妮蛮:郎君,帕交之癖是什么意思啊?

羲岚:就是女子喜欢女子。

阿妮蛮:龙阳之癖呢?

羲岚:男子喜欢男子。

阿妮蛮:那您还是别有龙阳之癖了。男人和男人是没有好结果的。

羲岚:你在瞎说什么……

阿妮蛮:从刚才你不是一直在问那郎君的事吗?你若喜欢我这样的婢女,我好歹可以当你的妾。他是个男子,连你的妾都当不了。

羲岚:我是女的。

阿妮蛮:女的更好,那我既可以跟你帕交,又可以当你的丫头。多一个选择不更好。

羲岚:胡姬好生才思敏捷,可惜我不喜欢女的。

阿妮蛮:我也不喜欢女的。但你救了我,我觉得你比男人威武,所以我喜欢你。

 

羲岚:子箫,你最近是怎么回事,一天到晚都在忙,完全找不着你的影儿。

子箫:其实,也无甚可忙的。不过多了件烦心事。

羲岚:怎么说?

子箫:这话我只与你一人说起,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羲岚:对我,你尽管放心。”

子箫:上次你寿辰前,我与文曲星他们在白萍洲作画,遇到了一个女子……你那是什么表情?

羲岚:无妨,你且继续,我帮你想如何拿下她。

子箫:不是你想得那般简单,她是紫修派来的卧底。

羲岚(喝酒呛到):咳咳,咳咳,你说什么?是魔尊派来的?那她也是魔族了?

子箫:对,她是青寐。

羲岚(惊愕):这诛仙狂魔真的来了仙界。子箫,我知道你对她有好感,可你要清醒,她几千年前在单狐山弹了一次琴,到现在那里都长不出根草来。她和紫修若有什么骇人的计划……不行,你让我喝口酒冷静一下。

羲岚:说罢,你想如何解决这事。

(子箫沉默)

羲岚(喟然):原是这般。出淤泥而不染的云霄仙君,芳心真已动矣。

子箫(苦笑):不提也罢。倒是羲岚,你近来与逸疏相处得如何?

羲岚:让他去长眠吧。

 

(裴羲岚和郭子仪进宫觐见李隆基。)

李隆基:你们可知,朕今日命你们前来是为何事?

郭子仪:罪臣违抗圣意,请陛下赐死。

李隆基:裴羲岚,你呢?

羲岚(笑道):知道呀。

李隆基:知道什么?

羲岚:知道陛下命臣前来,是为何事。

李隆基:那你缘何不说?

羲岚:羲岚不说,是因为陛下未问。”

李隆基:朕不问,你便不敢说?

羲岚:圣人君临天下,英明神武,羲岚惶恐万分,怕愚钝失言,故而不敢多言。

李隆基:朕记得命你去边疆之前,你态度可不是这样。如何,上了一次战场,反而吓破了胆?你敢是说说,朕为何叫你来此,你又有何想法。

羲岚:是为郭长史之事。郭长史擅自带兵出击,确实罪不可赦。而羲岚以为他追杀敌军是为除大唐后患,罪不至死,望陛下三思,从轻发落。

李隆基:李白,你怎么看?

李白道:臣在游历四海之时,也曾听波斯人谈论过并波悉林,此人虎背熊腰,力大如牛,可以一敌百,凶悍无比,便是郭长史紧追不放的贼军副将。依臣看,郭子仪身负奇才,日后必成大器。燕昭王置千金于台,以求天下贤士,得郭隗,为之筑造黄金台。此后,昭王又得赵国之剧辛,齐国之邹衍,从而天下大理。陛下之贤明,远甚于燕昭王,更应珍惜良将,免他一死。往后必有更多贤士闻风而至,效忠于陛下。

李隆基:罢了。既然他们都为你说情,朕便算你将功抵过。扣半年俸禄,三日内给朕交上万字思过书来。

郭子仪:罪臣叩谢隆恩。

李隆基:羲岚,朕为你安排个亲事,你感觉如何?

羲岚:亲事?

李隆基:见你一直也舍不得郭子仪死,怕是你俩早已两小无猜,情投意合。把你赐婚给他如何?

羲岚(生无可恋道):陛下免了郭长史的死罪,不如赐羲岚死罪可好?

李隆基(笑道):你的脾气跟玉环还真像,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放心,朕不是把你赐婚给罪臣。相反,朕觉得郭子仪有勇有谋,但太过年轻气盛,需要有个贤妻管教管教。

羲岚:贤妻一名,裴羲岚可担当不起。况且羲岚现下一心向学,一床子云书足以度日,无意成婚……

李隆基:你现在大可慢慢向学,过些年再完婚也不迟。朕答应过你玉环姐,要为你挑个好夫婿,朕看郭子仪不错。(喜笑颜开)就这么定了。传令下去,裴侨卿之女裴羲岚赐婚左卫长史郭子仪。

羲岚:等,等等,陛下,羲岚……

 

(李白醉后作诗失礼,羲岚作画救李白)

李隆基道: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好诗,好诗,这画也是锦上添花。玉环,你可喜欢?

杨玉环:诗还行,可我更喜欢我妹妹这画。

李隆基:那是自然,裴羲岚这丫头,素来心灵手巧。

李白(大惭):多谢小娘子相救,若非小娘子冰雪聪明,李白这颗脑袋怕也保不住了。

羲岚:客气客气,诗仙肆意张扬,英风豪气,难免不拘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