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听书“创声工厂”广播剧配音大赛2017年第期火热开启啦!

本期试音书籍是著名作家张恨水先生的名著《金粉世家》,被誉为20世纪的《红楼梦》。

同名改编电视剧由陈坤、董洁、刘亦菲等主演,于2003年上映后火爆荧屏。

即日起参加试音活动,用你独特的声音为我们讲述一曲20世纪20年代悲欢离合的浪漫爱情故事。通过审核者,即可直接与懒人听书签约,成为“创声工厂”广播剧《金粉世家》的一员,参与精品书籍录制!

 

活动时间

2017年3月24日-2017年4月7日

 

作品录制及提交要求

一、音频内容

A、从下面的试音内容中任选一幕试音,时长3-10分钟以内,根据情景背景自由想像发挥,风格不限!所有参赛作品必须在一开始介绍自己是谁,本次饰演的角色是谁。

例如:大家好,我是XXX,我为金燕西配音……

B、每位参赛者每个角色仅限提交一个样音,样音文件要求为MP3格式。所有样音仅限在懒人听书平台内使用,参赛者需有广播剧配音经验,需有专业的录音设备及良好的录制环境(注:手机等非专业设备录制的作品不接收)。

 

二、样音提交

A、提交的邮件和样音文件标题统一命名为:样音——《金粉世家》+角色名+播音艺名

B、样音及播音个人信息(包括艺名、真实姓名、电话、QQ)请提交到邮箱csgc711@lazyaudio.com

C、试音成功播音懒人听书工作人员将会在试音结束后与你联系,确定签约事宜(包括录制费用、录制时间等具体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期参与海选的书籍

《金粉世家》(作者:张恨水)

内容简介本书讲述一部豪门贵族飘摇岁月的兴衰史,从订情、结婚到反目、出走,在“金”和“粉”的奢华背后,北洋军阀的勾心斗角、杀机四伏的尔虞我诈、封建大家的妻妾倾轧、温情脉脉的亲情微笑、放荡腐朽的没落生活,一切都在崩析与重建的边缘摇摆。

 

人物形象

金燕西:0.6-0.7公子音

金府最小的儿子,人称七少爷,从小养尊处优。他追求自由纯真的爱情,厌恶花花世界里的倚红偎翠,因受不了豪门小姐白秀珠的娇横与任性,而与其疏远。他对素静雅致的冷清秋一见钟情并与其结婚,但因生活的独特环境,造成自身独特性的缺点,最终失去了自己的最爱。

 

冷清秋:温柔少御音

出身寒门的书香之女,与寡母相依为命,旧学功底扎实,性格外柔内刚,向往自立。婚前即帮人抄写补贴家用,嫁入总理府后,仍尝试自立却被家庭所不容。当燕西要与白秀珠远赴异国他乡时,毅然与之决裂,最后一场大火,她带着孩子离开。

 

白秀珠:霸道少御音

出身豪门,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因总以大小姐的脾气对待自己深爱的金燕西而最终在情场上输给了冷清秋,只好为爱远走德国。当金家败落时,她不忍见燕西处处碰壁,决心带燕西出国。

 

欧阳于坚:0.7青年音

著名诗人,爱上了冷清秋,最后败给了金燕西。他是金铨的私生子,但不知自己的身世。

 

金荣:0.5少年偏公子音

 

金润之:少御音

 

王玉芬:御姐音

 

金梅丽:少女偏少御音

       ———————————————————————————— 

 

试音内容

第一幕

金荣:(喘气)七爷,你要找的那个人,给你找到了。

燕西:(疑惑)我要找谁?

金荣:七爷很挂心的一个人。

燕西:(莫名其妙)我挂心的是谁?我越发不明白你这话了。

金荣:七爷就全忘了吗?那天在海淀看到的那个人呢。

燕西:哦!我说你说的是谁,原来说的是她,你在哪里找到的?又是瞎说吧?

金荣:除非吃了豹子胆,还敢撒谎吗?不但打听得了人家的地方,还知道她姓冷呢。

 

第二幕

冷清秋:(笑)好些日子没到城外来,突然出城,非常有趣。

金燕西:(高兴)我老早就要你出城来玩,你总不肯来,现在你也说痛快了。以后我想若是没事,我们就坐车子到西山来谈谈,岂不痛快?

冷清秋:一逛西山就是一天,老是来逛,我不要上学了吗?

金燕西:我们就择定礼拜日来得了。每个礼拜来一次,你看好不好?

【沉默了一会】

燕西:(试探)我今天请你到香山来的意思,你明白吗?前天在王家花园里,我已经对你说了一半了。

冷清秋:(犹豫)你这番意思,不在今日,不在前日,早我就知道了。可是我仔细想了一想,你是什么门第,我是什么门第?我能这样高攀吗?

金燕西:【抓住冷清秋的手臂 衣服摩擦声】(深情)如果是因为我给你添了太多的麻烦,我说一句,对不起,并且我向你保证,从今天这一刻开始,我会在你的生活里消失,永远也不要跟你见面,但是今天晚上你哪儿都不用去,马上回家去。我知道,我在你心里只是一个纨绔子弟或者是一个花花公子,但是我告诉你,你错了。你看看这条小街和这里的路灯吗?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没有任何特别的,但是对我来说,这是我一生都不能忘记的地方。因为是在这儿,也是在这样的一个晚上,我第一次遇见了你。从这一刻开始,我告诉自己,这是上天的缘分,你就是我要找的爱人。为了我们的在此相遇,我找遍了整个北京城,终于找到了你。为了让你爱我,我搬到你的隔壁做你的邻居。

 

第三幕

润之:(笑)听见母亲说,你在外面起了一个诗社呢。刚学会了三天,又要充内行了。

燕西:我又不是说我会作诗,我是说人家呢。她不但会作诗,而且写得一笔好小字。

润之:(惊讶)据五姐说,那人已经是长得很好了。而今你又说她学问很好,倒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了?

燕西:在我所认识的女朋友里面,我敢说没有比她再好的了。

润之:无论怎样好法,不能比密斯白再好吧?

燕西:我不说了,你问问五姐看,秀珠比得上人家十分之一吗?

 

王玉芬:(笑)这是谁长得这样标致?把秀珠妹妹比得这样一钱不值。

润之:老七新近认识了一个女朋友,他在这里夸口呢。

玉芬:这位密斯姓什么,能告诉我吗?因为你说得她那样漂亮,我不相信呢。我们秀珠妹妹,我以为就不错了,现在那人比秀珠好看十倍,我实在也想瞻仰瞻仰。

 

第四幕

金燕西:(莫名其妙)你这什么意思?

秀珠:(生气)你不是说,我们永远断绝关系吗?我们既然永远断绝关系,这些信都是你写给我的,留在我这里,是一个把柄,所以全拿出来退还你。所有我寄给你的信,你也保留不少,希望你也一齐退还我,彼此落一个眼前干净。

金燕西:不保留,把它烧了就得了,何必退还。

 

【金燕西冷清秋步入婚礼】

冷清秋:(惊讶)怎么这么多百合花啊?

金燕西:因为你喜欢!

冷清秋:那你会一辈子喜欢我么?

冷清秋:这就结婚了?

金燕西:对啊,这就叫结婚了。

冷清秋:听你这口气,好像不是头一回结婚哦?

金燕西:(深情)但是我敢保证不是第二次。以前做梦,老希望能和你像今天一样躺在这儿。今天,终于实现了。

 

第五幕

欧阳于坚:(独白)也许已经没有机会向你表白,在你不爱我的时候,我还爱着你,也许我珍藏的种子永远也不会发芽,于是我把这首诗变成一根永远不会腐烂的刺,深深地埋在心里,当我想起你的时候就会心痛。

 

第六幕

金梅丽:七哥,你怎么着?简直一点都想不开吗?无论什么事,总有个了结的时候,你就是这样老往下闹去,也没有大的意思!

金梅丽:清秋姐,你又何必起来?躺下罢。

清秋:(生气)他把母亲给我的东西要拿走,我能置之不理吗?

梅丽:七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那个珍珠别针,是女人用的东西,你何必拿去?

燕西:(辩解)我怎么没有用?我不能拿去送人吗?

清秋:八妹,你听听,他分得的钱,我不能动一个。我分得的一点首饰,他反要拿去送人。我穷要穷个干净。叫李妈把母亲请了来,把我所有的首饰,完全收了回去。

金燕西:(冷笑)你真能穷得干干净净,有点难吧?不说别的,你照一照镜子,由头上到脚下为止,哪些东西是金姓的,哪些东西是姓冷的,请你自己检点一下。

清秋:(内心难过)你就这样量定了我吗?我今天就恢复原来的面目,不用你金家一点东西。这是你的戒指,你拿去。

 

第七幕

金燕西: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绿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有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之间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金梅丽:因为你变了,所以百合花也谢了,再也不会开了。

金燕西:八妹,你长大了。可是你还是不明白,我从来没有改变过,而是周围的环境变了。我曾经试图去适应环境,去适应她。可有太多的事儿我不明白,所以我失败了。就像葡萄藤上的百合花总有一天会凋谢的。

金梅丽:那你为什么还要让它开花呢?

金燕西:现在我才明白,花开花落都是自然现象。就像我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是没有理由,是很自然的。

金梅丽:那你和清秋姐不后悔吗?

金燕西:花不是开过吗?有什么可后悔的。

金梅丽:你们曾经不是很相爱吗?你们不是自由婚姻吗?难道这些都是假的?你们为什么要变心?为什么?

金燕西:我从来没有爱过除清秋以外的其她女人,从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