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咖秀大赛

播小说是一种什么体验?”——听了N年的小说,也想小试牛刀。

主播大大,好喜欢你的作品!!”——崇拜了许久的大神,很想得到与大神亲密接触的机会。

很想当懒人主播啊”——为何试音总是通不过呢,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宝宝们愿望多多,这一次就一次性满足你们的心愿!既有机会试播小说,还能得到大神的亲点(亲自点评)哦,机会难得名额有限!

 

本期特约大神评委嘉宾神秘kook

代表作品:

《我跟爷爷去捉鬼》、《最后一个阴阳师》、《盗墓鬼话》、《星期五有鬼》等。

 

活动时间:

11月2日——11月9日

 

请选取以下片段录制(一个或多个)

片段一:

  爷爷披衣起来开门,我也被吵醒了。我听见他们窃窃的交谈,由于当时夜里很静,所以他们的对话被我无一遗漏的听到了。

   马屠夫喘着粗气,说:“岳云哥要救我啊!”

   爷爷问:“怎么啦?这半夜漆黑的跑来干嘛?有事明天早上来也说得清嘛。”爷爷一边说一边把马屠夫让进家里,端椅子坐了。

   马屠夫把带来的猪肠子和猪肺往桌上一扔,说:“这点小意思你收下。这个忙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

   爷爷问:“什么忙都不知道,我怎么帮你?”

   于是,马屠夫压低声音说:“我今天撞鬼了……”

   爷爷一惊,连忙起身去掩门,脚步在屋子里沙沙响都被隔壁房间里没有睡觉的我听得一清二楚。我被马屠夫的话吸引,竖起耳朵仔细的听他们的谈话,听到后来撑在床上的手不住的颤。

 

片段二:

  我缓缓吐了口气,目光无意间看到了我身旁的人。我的心跳一下就漏了拍。   身旁的男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吧。穿着黑色的衣服,长袖的。盘扣,对襟,很中式的样子。头发比较短,五官很立体。   他大概感觉到我在看他了,转过头,对我微微一笑。   覃茜拍拍我:“看什么呢?眼睛都不眨的。”   我看了看覃茜,看看那在我身边对我微笑的男人,做了个深呼吸,道:“看外面,好黑啊。”   “怕什么,那么多人在这里。”   她当然不怕啊。因为她看不到坐在我身边的那个……鬼。   我缓缓看向球场上的曲天,那个是岑祖航的话,我身边这个是谁?如果我身边的这个是岑祖航,那么在打球的那个是谁?   这时,我的脑海里听到了一句话。是的,是我的脑子里听到的,没有经过耳朵的声音。那句话是“打完球,他的心愿了解了,他就会离开了。”   我坐在椅子上,心跳都是加速的,尽管身旁的鬼没有再看我,但是我还是很紧张啊。

    “喂!”覃茜说道。我惊了一下才发现球赛已经结束了。我看向身旁,那鬼已经不见了。

 

片段三:

  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我父亲,他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吓得脸都白了,本来担着的一挑大粪都泼到了地上。   

  父亲无视了恶臭,指着那张脸哆嗦着问我道:“小凡!这是谁?”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他就朝我父亲伸出了手,道:“我是林老么的儿子。我知道您,我应该叫你哥。”   

  父亲吓的不敢接声,火烧屁股一样的跑回了家。   

  他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村子本身就不大,我们很快就回到了家,大门口,就看到了掐着腰揪着我爷爷耳朵的奶奶。山里人地里刨食儿,奶奶本来就被风水日晒的皮肤黝黑。此刻那张盛怒的脸像极了佛家的怒目金刚。   

“这是谁!今天你给我说清楚!”奶奶使劲儿揪着爷爷的耳朵,瞪着我身后的这个人叫道。

  爷爷本来疼的扭曲的脸,在看到我身后的那个人的时候,变得不可思议起来。

 

片段四:

  陈五爷听着,我在他的脸上明显也看到了一丝惊讶,惊讶之后却是深深的沉思,一会儿之后,我听他问副驾上的那个老头说:“火叔,你怎么看?”   “那张赫蹄有问题。”火叔的声音很干涸,从坐上车我只看到他的背影,他满头银发,甚至他的脸也只看到了一个侧边。   “火叔,那张赫蹄,是在鬼市里淘的,我也见过,的确是从地下挖出来的,土腥气浓的很,也的确是汉代的东西。”陈五爷对这个火叔极为尊敬,即便他已经是陈记的当家,可是对火叔语气里都是恭恭敬敬的。   “地下淘出来的东西,未必就是可以用的,而且,真真假假,又有谁说得清楚,五爷,这次你们莽撞了,即便它真是汉代的东西,也有可能是汉代造出迷惑人的赝品,说不定这张地图是更早就标注的,你说呢五爷?”火叔说着。

 

 片段五:

  哥们哀嚎一声:“师傅,你终于是出现了!”

  急忙跑到牌位前面,用手呼啦吴老六身上的烟气,片刻的功夫,烟气散了散,就见吴老六一身绯红的官服都黑了,帽子被哥们一道雷给劈落了,披头散发的不说,后面那道蛮雷,把丫劈的脸上红一块黑一块的,头发更是跟烫了一样的翘起来,比洗剪吹还洗剪吹,眼角一个劲的直抽抽。

  哎呀呀,我心里咋就那么得劲呢?吃了这老犊子多少暗亏,今天终于看到点利息了,可哥们不能表现出来,反而哀痛的喊道:“师傅,徒儿不孝啊,实在是逼于无奈,不得不把师傅召唤出来,否则天地变色,血流成河,人间大劫将至啊师傅!”

  吴老六缓了缓神,指着我的手都哆嗦,哥们急忙躲到一边,继续喊道:“师傅,真出大事了。”

  吴老六哑着嗓子对我道:“徐浪,你特妈早就想用雷劈我来着是不是?我说你咋好心想起我这个师傅来了,给我供奉香火,提防了你两次,没出啥事,还以为你真有孝心,原来是特妈在这等着我呢……”

 

参赛规则:

1、选取其中一个或几个片段直接在【小说部落】听友会录制上传,可自由演绎形式不限。

2、必须要在音频标题上加上#小咖秀#标签才算参赛哦。

 

惊喜大奖:

1、懒人听书将依据点赞评论人气等综合指数选出10名优秀参赛用户,由神秘kook从这10名用户中最终选出3位听友会通过文字的形式点评(机会难得)。

      10名优秀用户不但会得到神秘kook的特别礼物还能同时获得小懒送出的礼物哦

2、优秀选手还有机会签约成为懒人主播。

 

宝宝们也可以留言,想得到哪位大神的指点,说不定下次就实现了呢!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