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用声过度”,是指用声超过发声能力或在疲劳状态下长时间用声的现象,它是对多种不良用声习惯的统称。由于“用声过度”违反了发音器官的正常活动规律,很容易造成嗓音疾病,久而久之势必会影响播音主持的效果和质量,因此应尽量避免此类现象的发生。那么,用声过度会有现象出现?什么情况表明出现了用声过度呢?

 ①音色过亮

        有些人在语言传播用声时,刻意追求声音的明亮,以为这种音色好听,于是长时间用这种“金属般”的声音来播音或进行其他工作。 这对嗓音保护是不利的。我们知道,语言传播用声是一种有控制的发声状态,其强度和起伏度比日常说话大,喉部的负荷自然也大。特别是当发强实声的时候,声带会产生一定的摩擦,进一步加大喉部的负荷。如果长时间用这种极为明亮的声音讲话,就会使声带一直处于摩擦之中,嗓子很容易疲劳,甚至引起声带充血,有些人还会感到喉咙发干、疼痛,工作之后会出现发音困难、声音嘶哑等症状。由此可见,声音过亮对嗓音是有损害的。同时,长时间使用同一种音色表达,尽管色彩明亮,也会令人产生单调之感,还会显得极不自然,大大削弱声音的表现力。 音色过亮的调整方法很多,比如用自己生活口语的音色作比较,向自然的口语音色靠拢;也可以用“气裹声”的方法,使音色虚实结合,变得自然柔和些。“气裹声”的发声特点是,吸气时喉部尽量放松,呼气发声时,如同叹气一般,气息带着声音一起送出口外,声音松弛饱满,但没有明亮的色彩。这种练习,可以使声音完全松弛下来。此后,可以通过一些音色变化的练习,运用共鸣将声音的亮色再调节出来。

②声音过虚

        虚实结合的声音富于色彩的变化,具有较强的表现力。一些人一味追求虚声,觉得只有虚声才最有表情的魅力,以此为美,一坐到话筒前就开始虚声虚气,与日常生活中说话的声音大不一样。这就走入误区了。 从发声角度来看,声音过虚也是不可取的。虚声发音时,声带之间不完全闭合,会留有较大的缝隙,因而需要较大的气息量,但发声的效率却不高。长时间用虚声工作,声带经常不能轻松闭合,需要频繁补气,加重喉部肌肉与呼吸器官的负担。因此说话时声音过虚也是一种用声过度的表现。长期使用虚声,形成不良习惯,会使发声能力降低,发不出明亮有力的声音,声音显得细弱,表现力自然大受局限。此外,和单一的亮声一样,单一的虚声表达会给人单调之感,甚至让人觉得矫揉造作,这同样会妨碍语言的表现力。 声音过虚的调整,首先应该在认识上走出误区。以声传情的方式多种多样,实与虚交相变化的声音更具有表现力。从嗓音保健的角度来看,虚实声也比较符合自然语言的发声规律。同时,要以自己的生活口语音色为参照,进行实声发音的锻炼,声音尽量舒展明朗些,用面对众人讲话的较大音量进行练习。在语言表达时,也要以实声为主,注意虚实结合,不断丰富声音的表现力。

③音高失当

        在语言传播用声中,声音偏高或偏低是较常见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口语,用得最多的是中音区,音高起伏基本不超过一个8度。语言传播用声,是以生活口语用声为基础,分别向高、低两端作适当拓宽,音高幅度大约在一个半至两个8度左右,其中又以中音为主的自如声区用得较多,高低两端的声音用得较少。 但是,我们常常会碰到一些用声偏高或偏低的人,他们往往不自觉地抛开自己的自如声区,过分提高或压低声音。偏爱高亢明亮的音色的人,一味往高音上走,以至于声音越来越紧,尖利刺耳,并且只能往高音推,不能往低音落。也有的人偏爱浑厚沉稳的音色,就一再把声音往低处压,甚至形成浓重的喉音色彩,浑浊暗淡,一点高音都出不来,听来沉重压抑。这样,久而久之便养成了不良的用声习惯。并且,还会给至关重要的发音器官——喉部,带来额外的负担。用声偏高,声带闭合过紧,喉部负担就会加重,极易疲劳;用声偏低,声带闭合费劲,声音仿佛是挤捏出来的,喉部负担同样很重。

综上所言,为了保护嗓子,有良好的声音效果。在声音的使用中,应注意把握适当的音高,避免用声偏高或偏低。如何避免并不难,我们可以通过录音比较,检查自己的用声是否脱离了生活口语发声常用的中音区,如有偏离应尽快调整。此外,喉部适当放松,吸气不要过于饱满也有助于克服这一问题。

特别需要指出两点。一是用声偏高可能和学习播音时加强吐字力度有关,在放大音量以及精神状态相对积极的情况下,很容易产生,这提醒了大家在发音时,要注意情绪的稳定性,尽可能地保持声音的自然状态。二是用声偏高或偏低,往往与模仿别人的声音有关。有些人觉得自己的声音不如别人,这样,对别人的声音就由欣赏并进而变为模仿,抛开自己的声音特点,勉强去够别人用声的音高。这样时间一长,便形成了偏高或偏低的发声习惯。严格说来,这种模仿对嗓音的损害更大:因为通过电声设备处理过的声音,已不是发音人的原声,有些成分被美化和放大,有些成分则被衰减,比照这样的声音学发声,嗓子更容易出毛病。虚实结合的声音富于色彩的变化,具有较强的表现力。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