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是通过完整的故事情节和具体的环境描写,塑造典型鲜明而又丰富多样的人物形象,多方面地反映社会生活的一种文学样式。要想把小说播讲得”引人人胜”,就要求我们不仅要具备良好的基本功,诸如语音规范、吐字清晰、气息控制自如且富有弹性等,而且还要有准确而深刻的理解能力,丰富而细腻的感受能力,以及生动形象的表现能力等。

       小说比起记叙文更具体形象,朗读的技巧无论从广度还是深度都要更进一层。除了上节课所说的记叙文的朗读方法外还要在以下方面下功夫。

一、体验与表现的结合统一

        播讲者既要生活于小说的情境之中,具有角色的真挚感情;同时又要有高度的控制力。萨尔维尼说:“播讲者必须勤于感受,但他也必须像一个熟练的骑师驾驭烈马似地引导和控制他的感受,因为他要完成双重的任务;仅仅自已有所感受是不够的,他必须使别人有所感受,而如果他不运用抑制,就办不到这一点。

二、把握好人物的特点

        即人物最本质最核心的方面和人物思想个性的主要特色。盖叫天同志举的例子很能说明什么是人物的性格基调,他说:周瑜、吕布、赵云都是三国时的名将,作为角色,都是穿白靠的武生,虽然外表相仿,但周瑜骄、吕布贱、赵云却是不骄不馁,敢作敢当的好汉,三者的不同就是他们各自的性格基调。

       掌握人物性格基调主要从小说的情节和人物的行为、语言中去挖掘。

       《红楼梦》里每个人物的性格都异常鲜明,作者写出了人物性格的复杂性,又着重描绘出他们各自独具的性格特点。我们看到了人物突出的个性特点是多次地反复地显现在许多不同的事件和行动中,离开了这些事件和行动,人物性格也就无从体现了。王熙凤个脍炙人口的不朽艺术典型,性格色彩丰富,个性鲜明突出,给读者留下不可磨灭的深刻印像。她的性格基调可以比做一条美丽的蛇,内里是心毒手狠、贪婪无比、心计极深,外表则八面玲珑惯于逢迎、口齿灵俐、谈笑风生、泼辣诙谐“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

      人物性格同时也体现在人物的语言中。播讲者要反复钻研分析小说的每个情节,琢磨人物的每一句话,透过字里行间探索人物性格,理解人物的思想感情,在心目中形成角色的雏形。

三、把握分寸

        “节制”,不要“流于过火”也不要“太平淡”,既不“表演得过分”又不能“太懈怠”,这都属于分寸感的问题。少则偷工减料,多则庞杂臃肿;欠则意犹未尽,过则失真走味。受众往往是十分敏锐的,特别是紧要关头,人物思想感情变化复杂、微妙的关键时刻,分寸稍稍不对,不足或是太过了,立刻会让观众跳出剧情,感到很不满足,犹如别人给你搔痒没有搔到痒处那样难受。

        那么,播讲分寸的依据是什么?怎样算是分寸合适,恰到好处呢?莎士比亚对此已有正确回答:“接受你自己的常识的指导”,合乎“自然的常道。”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要符合生活的常情,符合人物性格、人物所处的规定情境以及特定的人物关系。

四、用语言塑造形象

        做为小说,要通过播讲充分表露、揭示人物的思想意愿、感情起伏、情绪变化,语言上要有鲜明的动作性,语言要性格化,体现出人物的性格特征。

        语言和动作一样,都是人的内在思想感情活动的产物,而语言是人的思想的最具体的表达者,最能倾诉复杂、细腻的感情变化,亦即所谓“言为心声”。思想当然产生在说话之先,准确地运用为表现和传达丰富的思想所需要的极其细致的语调变化来使观众听见你的思想。”

        通过语言我们可以去劝慰、说服、阻止、打动、威吓、诱惑、扇动、刺激、激怒、挑逗、教训、命令、开导、请求、哀求、辩护、辩解……等等。语言作为塑造人物形像、刻划人物性格的重要手段,必须做到性格化。语言的性格化有两个方面,一是小说的内容,也就是人物所说的话,要符合人物性格,体现出人物的个性特征。再者是人物语言性格化的体现,这就要靠播讲者来完成了。播讲语言也不能“千人一声”,要做到“语言肖似”,“宛如其人”,“说一人像一人,不使雷同,或使浮泛”。不同的人,不同的性格都有其说话的独特方式,老年人与中年人不同,中年人与青年人不同,性情粗暴的人与性情温和的人不同,工人与农民不同,文化程度高的与文化程度低的不同,轻浮的人与深沉的人不同,幽默的人与忧郁的人不同,坦率开朗的人与阴险狡诈的人不同……形形色色,不一而足。这些千差万别的不同,具体地体现在声音、音色、说话时的习惯、语气、语调等等方面,所以播讲中语言性格化的手段有“声音的化妆”、探寻具有鲜明性格特征的说话习惯、掌握符合人物性格的语气、语调等等。这要通过细致的观察生活,深入理解人物的思想性格,并与演员的整个表演有机地结合起来才能很好完成。

1 条评论

  1. 我想做兼职,但是是这个专业的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