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爱情》

      乌鲁木齐城里,有许多几十年前盖的俄式建筑,塔吉扬娜奶奶住的公寓楼就是其中的一幢。这一天,七十二岁的塔吉扬娜奶奶正坐在宽大的窗前翻看一本旧相册,她的二十二岁的孙女维维撅着嘴回来了。

        维维与男朋友闹翻,她本想让奶奶给她排解一下“失恋”的烦恼,但一眼就发现了奶奶手中那本旧而庄重的相册,马上凑了过来。塔吉扬娜奶奶并不回避孙女,由着维维从头看起。

       “咦?这是哪儿?新疆没有这样的火车站呀?”维维惊奇地问。“那是我的老家。克拉斯诺雅尔斯克的火车站,我原先就在那儿做工。”塔吉扬娜奶奶回答。“哟!这是奶奶年轻的时候吧?穿的一定是苏联的布拉基。呀!腰这么细,胸脯那么高,您那时候可真漂亮……这儿还有个带枪的中国人,噢,是爷爷吧?瞧瞧他这身怪里怪气的衣服!”维维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烦恼,完全被这本地从未见过的相册吸引住了。“傻孩子,你爷爷穿的那是抗日义勇军的军服!”塔吉扬娜奶奶带着几分自豪说。“爷爷个子可真矮,可没有一点儿风度,奶奶,我看爷爷怎么也配不上您!”“你看?你能看出什么来!”塔吉扬娜奶奶抚摸着照片说:“看看你爷爷那双眼睛吧,他那双眼睛是会说话的!”维维眨了眨与塔吉扬娜奶奶相近的蓝眼睛:“奶奶,我早就想问,您当年怎么会嫁给爷爷的?又不是一个国家的人,太让人觉得奇怪啦。”塔吉扬娜奶奶仰起头,望着窗外飘动的白云,眼眶里涌进了一些亮晶晶的东西。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慢慢地叙述开了:“你爷爷在九一八事变那年参加了东北抗日义勇军,和日本鬼子打了三年仗,就随着部队退到了苏联。他们坐火车路过我的老家。我呢,那时正好在铁路食堂工作。五十年前,就是今天,你爷爷到食堂来吃了我端的饭菜,别的兵都走了,可你爷爷还是呆在那里不肯走。我问他还想要什么。他不吭声,光用眼睛盯着我。唉,那是什么样的眼睛呀!我不由得也看着他。我们俩就这么你望我我望你地呆了老半天。最后,他一面比划,一面用刚学会的俄语说:‘火车,走!火车,走……’我一口气跑回宿舍,让一起做工的姐妹们帮我收拾了一下,提个小皮箱就跟着你爷爷上了他们的闷罐列车,连我的爸爸、妈妈也没去见一面……”“奶奶,您那会儿知道爷爷要回中国吗?”塔吉扬娜奶奶摇了摇头。“不。”“您可真是的,爷爷的底细您一点儿也不清楚,怎么就……”“怎么不清楚?我不是说过吗?你爷爷的眼睛是会说话的,他的眼睛把什么都告诉我了嘛。你呀,我的维罗琪卡,你不懂得爱情。”塔吉扬娜奶奶边说边把相册连同孙女儿一起搂到自己温暖的怀中。

 

        这篇小说讲述了两代人的爱情故事,从而道出了爱情的真谛。小说内容并不复杂,却需要较强的语言造型能力,因为除了要有叙述语言与人物语言之间的转换之外,还要从“奶奶”——一个老年妇女的语言声音造型快速转变为“孙女”——一个少女的语言声音造型,二者要在瞬间全方位快速转换,年龄、性格、心态、语言等诸多方面反差很大。

 

 

我们来看看这篇微型小说的处理提示:

  1. 演播基调:这篇小说的演播基调应是热情、积极的。
  2. 人物造型:“奶奶”的基本语气,应是幸福、深情地回味。“奶奶”的语言声音造型,应当以胸腔共鸣为主,字咬得轻松,撒气说话,还可以加上点儿气泡音来帮助体现老年人说话的特点。“孙女”的基本语气,应是好奇、探究的。“孙女”的语言声音造型,以鼻咽腔共鸣为主,咬字较靠前,字咬得小巧,声音甜美,让人一听就知道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在说话。
  3. 应当注意,“奶奶”的语气态度不应是教育式的(虽然实际上起此作用),而应以幸福回忆为主;“孙女”的语言不应感觉太小。如想鲜明地区分二者,除了在语言声音造型上加大反差以外,重要的是加强二者的内心感觉反差,如年龄感、身份感、语言目的等。选择这篇教材,意在训练学生能为反差较大的人物造型的能力,如能一人演播好两个人物,势必会增强其语言造型能力。

2 条评论

  1. 抢占1楼有借楼吐槽的没,凑热闹[/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