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学问渊博的猪》

一头绝顶聪明的猪,住在一个非常出名的图书馆的院子里。它深信自己由于多年图书馆的生涯,已经成了渊博的学者。

有一天,一只八哥来访问。这头猪立即按照惯例,对客人进行自我介绍。

“朋友,相信我吧!”它说,“我在这个图书馆里待的时间很长了,我对这儿的沟渠、粪坑、垃圾堆,都有着深刻的了解,甚至屋后山坡上的墓穴都拱翻了好几个。谁要是想在这个图书馆得到知识而不找我,那他是白跑了一趟。”

八哥说:“你所说的都是图书馆外面的事,那里面的东西也了解吗?”

“里面?”这头学问渊博的猪说,“那我最清楚不过了。里面无非是一些木架子,上面堆满了各色各样的书。”

“你对那些书也了解吗?”八哥问。

“怎么不了解呢?”这位渊博的学者说,“那是最没意思的了。它们既没有什么香气,也没有什么臭气,我咀嚼过好几本,也谈不上有什么味道,干巴巴的,连一点儿水分也没有。”

“可是人们老在里面待着,据说他们在里面探求知识的宝藏呢!”八哥又说。

“人们?你说他们干什么!”这位猪学者说,“他们确实是那样想的,想在书里找点什么东西。我常常看到许多人把那些书翻来翻去,结果什么也没有得到,仍然把书丢在架子上又走了。我保证他们在里面连糠渣菜叶都没有得到一点,还谈什么宝藏!我从不做那种蠢事。与其花时间去啃书本,还不如到垃圾堆翻几个烂萝卜啃啃。”

“算了吧,我的学者!”八哥说,“一个从垃圾堆里啃烂萝卜的嘴巴,来谈论书本上的事,是不大相宜的。还是去啃你的烂萝卜吧!”

 

稿件分析:

        这是一篇“讽喻”的寓言,它嘲讽了愚昧无知而又自作聪明的人。全篇文字不多,从头到尾没有一句点题性的议论,想要表达的内容都融化在作品的情节与对“形象化主体”的塑造中了。通过对寓言中所塑造的两个形象的分析,可以帮助我们驾驭好作品。

        在这篇寓言中,“猪”是重点刻画的对象,也是一个反面角色。一般从外表看猪的长相就蠢笨,而在这篇作品中作者又赋予了它愚昧无知却又自鸣得意的心理属性。这点正如我们人类社会中的某些人一样,这恐怕就是作者塑造这一形象的目的所在。

       “八哥”是作者塑造的另一形象,它在这个作品中是个正面角色。作品情节告诉我们:这头蠢笨的猪自始至终表现得“一蠢到底”;而天真好学的八哥却有个“大转变”,它对猪的认识有个从“仰慕”到“愤怒”的过程。全篇内容情节紧凑,一环扣一环,直到最后结尾处才由八哥说出了这个寓言的真谛,点出作品的内涵。

        了解了作品的寓意之后,我们还要对作品中所塑造的“形象化主体”做一番从内到外的“形象定位”与“形象塑造”。首先,对“猪”这一形象,要着意表现它的“愚蠢”与“得意”,这二者是相联系的,之所以“得意”是因为它的“愚蠢”。所以,我们在表达时,除了要抓住“愚蠢”而外,更要抓住“得意”,否则,就不是这篇作品中的这一头“特定的猪”了。若只是为了表现猪的蠢,为了显示自己高超的模仿能力而在表达的语言中不时加几声猪哼哼以学猪像猪,将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对猪这种动物属性的表现上,那么,对体现这个作品的真正寓意便会大打折扣,甚至成了肤浅的哗众取宠。

        当然,对猪的外貌特征不是不能表现,事实上也应有相应的造型。比如,猪的外形肥圆,行动蠢笨,最具特点的是它撅出的嘴和闷闷的声音(除非被宰或者遇到什么刺激时,它才会发出比较尖锐的叫声)。但我们具体表达时,不能只追求猪的声音相像,而应追求神形兼备、以神为主。具体到对猪的语言声音造型,可以声区的下部共鸣为主,用声靠后,嘴唇稍前撅并放松,使声腔拉长、咬字含混,再伴以拖腔甩掉但不能“失度”。最重要的是内心始终伴有“自鸣得意”之感,并且语言有所夸张,语速较慢,与其自然生理特性和内心感觉都贴合。注意,猪的语言不能“表演式”,从头到尾一个劲儿地“演”,要随情节发展,内心感觉与“交流对象”真正地交流起来,语意准确,情绪到位,推动情节发展。

        “八哥”的语言声音造型,可用声靠前,声区较高,音色尖脆,咬字小而前,语速较快,语言干脆利落(似鸟语),非一般语言用声状态,以表现其小巧的自然外形和“鸟”的自然生理属性。八哥的表达,最重要的是对它内心的塑造,从开始的“求教”、“不解”、“怀疑”,再到最后的“愤怒”。相对猪而言,八哥的思想感觉变化较大,尤其结尾的一段话,因此我们在表达时,应当体现出“异峰凸起”的态势,表现八哥的思维结果以及作品的内蕴。当然,我们也不要忘记,在这一思维结果出现之前,已经存在八哥的“怀疑”与小小的“不满”了,因此,在表达中一定要随所说的内容来思考、感受,真听、真问,应当把八哥的思维过程通过语言态度完全展现出来。

         此外,还应注意这篇寓言“叙述语言”的表达。“叙述语言”应当与“角色语言”有机融合,叙述者应是理智的“知情者”,它的叙述既不能无动于衷,也不能与“角色”的语言、感觉相混。应带用相应的态度用心讲解、介绍,做到既不“出戏”,也不“夺戏”。由于寓言通常由一个人表达,所以,表达要既能叙述,也会造型,要求二者既有区别,又不脱节,有机融为一体。

2 条评论

  1. 抢沙发,1楼来吐槽,来顶的[/鼓掌]

  2. 抢沙发,1楼来吐槽,来顶的[/鼓掌]